殇痛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10:30:31 来源: 防城港信息港

细雨蒙蒙,如丝如缕。这样的情景,这样的意境,本应很是让人陶醉……  然而此时,在宏利山庄一栋豪华的别墅里,一起特殊的“情感交易”正拉开他那可悲的一幕……  令人疑惑的是,“交易双方”竟是一个三岁男孩的亲生父母。而此刻,这个被当做“交易”的小男孩,正躲在沙发的角落里,用一种怯怯又略带疑惑的眼光,看着争得不可开交的父母。  在他旁边,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她看上去很焦急。不时用怜爱的目光,望望身旁这个将要被遗弃的孩子。心中升起一阵心酸与无奈。  “你带他走吧!我不想见到他。”庄严华丽的议事厅中,女主人冷冷的语气没有一丝挽留的余地。目光如电直射坐在沙发上的中年男子。  她看上去很美,有着一双冷酷且忧郁的眼神。时髦的披肩卷发和打扮入时的装束,让她看起来高贵而不失涵养。此刻,却为什么要说出这样一句与她身份极不相符的话来呢?  事情还得从三年前说起……  那时的她,是一个富家千金,父亲在商界有着极其显赫的地位,也许是家庭太过溺宠的原因,使自小就有着锦衣玉食的她,逐渐养成一种骄傲跋扈的性格。对身边的任何事,都显出极其高傲的心态。当然,她漂亮的外表,绝不会因为她的冷漠,而缺乏追求者。每天,她的房间都堆满仰慕者的鲜花和礼物。可她,对这些富家公子哥送的礼物,非但不感兴趣,甚至还有些许的鄙视。直到有一天,他的出现,彻底改变了她的一生,也演变了后来一连串的悲剧……  他是一个“标准的美男子”,母亲是台湾商界有名的女精英。在一次与外商的谈判中结实了他的父亲,一位纯正的“外企商业钜子”。俩人一见钟情,很快便坠入爱河。继而生下了他,一个有着中西结合优良传统的混血儿。岁月匆匆,转眼,他已成为无数少女崇拜的偶像。尤其那双眼睛,更是遗传了他父亲的血脉。像一汪蔚蓝的海水,深邃而迷离。让人很难读懂其中的含义,也让喜欢他的女孩望而却步。  或许,缘分可以让俩颗陌生的心越走越近……这天,她独自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打发无聊的时间,心情有些郁闷。  “江雨婷,又遇到你了。”突然一声浑厚的男中音把她从混乱的思绪中拉回。她抬起她那曾今迷倒无数男子的双眼,循声瞧了过去。一个高大的、威猛的的男孩,出现在她面前。她正了正神,仔细的打量眼前的这位“意外来客”。一头蓬乱的卷发,让他看上去有些许的落漠。蔚蓝的眼眸,和他英俊的的面庞相互衬托,更显出他的器宇不凡。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高大威猛的体魄,却穿着与他外貌极不相符的“乞丐服”让人很是难以适从。  江雨婷这个自小就见惯了富家子弟的“怪癖千金小姐”,此时却对这个有着一身怪异服饰,和一对蓝眼睛的男孩、特别的感兴趣。  “似乎有点似曾相识,可在哪里见过呢?”她的大脑飞快的运转着,却搜不到任何与他有关的信息。不得不用疑惑的眼神向他询问:“你好,我们见过吗?对不起,我一向记性不好,实在想不起来了。”她显然有些尴尬,话未说完,几朵红云就已飞上她俏丽的面庞。  “没关系,美女的记性一向都很差,那是因为要记住的人太多了。”他“嘿嘿”的笑着,稍微上扬的嘴角滑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  “我叫杜若龙,大你俩届,三年前我们曾在同一所学校就读,”他继续自我介绍:“我见过你,也知道你。一个冰冷高傲的女孩,众多男孩的追求者。”他的坦然惹来她一阵娇笑,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  “有什么不对吗?”他显然有些意外,疑惑着打量眼前这个笑的“有些出格的女孩”。眼神变得深邃而朦胧。  “不好意思,我有些失态。”她稳了稳情绪,重回她以前的冷漠。不知为什么?面对这样一个和自己外表相差悬殊的男孩,她怎么也矜持不起来,也许,这就是她真的一面吧!接下来的谈话是带着欢笑而愉悦的。几次接触后,他们的心越贴越近,很快就到了密不可分的境界。  “不行,我决不允许你嫁给这个纨绔子弟。”豪华的大厅中,江克龙还未等女儿说完,就火冒三丈。面对父亲的暴躁,江雨婷没有解释,而表现出一副冷漠的态度。她就是这样一副置什么都无所谓的性格。“你这样就算给我的答复吗?”许久,见她不语,江克龙控制不住怒火高声吼道。声音是严厉而带着权威性的。  “婷婷,你快说你们已经分手了,不要惹你爸生气吧!”一向柔弱的母亲满脸的焦急,面对这即将爆发的战火却感到束手无措。“妈,没事的,您不要着急”。江雨婷拍了拍妈妈的肩。转过身,昂了昂头,下意识的抬高了下巴。似乎这样就增加了她的骄傲和勇气。略一沉思、吸了口气、抬起头,却接触了一双锐利无比的眸子,像两道寒光。这眸子充满了聂人的力量,尤其这对眸子是嵌在那样一付庄严而充满怒气的脸庞上,就显得更加怕人了。  “你是在和我挑战吗?”看到女儿如此高傲冷漠的态度,江克龙急火攻心,气得差点晕了过去。瘫坐在沙发上浑身发抖。面对这个从小一直溺爱的女儿,和她死不服输的个性,实在让他大伤脑筋。可他又怎能让自己的女儿和自己的仇人的儿子结婚呢?  早在几年前,江氏和杜氏(企业)就是商场上竞争的手。两家在商界都有着不小的知名度。可商场如战场,几经拼斗,杜氏企业稍占上风,这让一直不甘人后的江克龙想方设法扭转失败的局面。可想而知这样的利害关系,他怎么会同意将女儿嫁到那里遭人奚落?  “别以为你不说话我就拿你没办法,如果还想和他在一起,除非永远别进这个家。”江克龙狠狠地说完这句话,气冲冲地站起来,在佣人的搀扶下走进了卧室。  江雨婷面对父亲的强横态度,由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转过身,用充满哀怨的眼神看了看满脸焦急的母亲,径自摔门而去。任凭母亲怎么哭喊,始终都没能留住她离去的坚毅步伐……  傍晚的天空纷纷扬扬下起了小雨……  初秋的雨水,带着丝丝的凉意,落在她单薄的身上。她缩了缩肩,感受着被世界遗忘的痛苦。一向自信的她此刻却感到从未有过的孤单,她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不让眼泪滑落。可不争气的泪水还是和着雨水顺着发梢滴落到嘴中,咸咸的、涩涩的……就像她此刻的心情。  突然一双大手搭上她的香肩。本能的,她抬起满是泪水的盈盈美目,一双蔚蓝的、充满柔情的双眸、此刻关切的望向自己。顷刻间,两片火热的双唇紧紧的贴在一起。她偎在他怀里,感受他身体的温暖,仿佛世间的一切都已静止,所有的束缚刹那间都得到解脱。就这样,他们度过了难忘又美好的一夜。  接下来的那段时光,是她一生中快乐的。她变得活跃了,也随和了,却更漂亮了。都说爱情可以让人改变,她让这一点得到了证实。  可是“幸福的时光”往往很短暂,没过多久,她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了微妙的变化,而检查的结果更是出乎她的意料。她,居然怀孕了。不顾雨天路滑,任凭雨水淋湿她的全身。带着又惊又喜的神情,把这个不知是好是坏的消息,找到他,正准备与他分享时,却看到了一幕几乎让她崩溃的场面。此刻,浪漫的雨伞下。他正搂着别的女人谈笑风生。她躲在暗处悄悄地、没有人察觉。却能听到他说出心底让她揪心的话:  “你觉得我真的爱她吗?我接近她,无非是想从她嘴中探听有光江氏集团的“商业秘密”。想打垮我们杜氏企业,哼!纯粹痴心妄想。江克龙这个老东西,居然看出我的端倪,千方百计阻止我和她女儿来往。可他能阻止了吗?还不是被我玩弄于股掌之中。你猜?他如果看到我们现在的亲密镜头;说着,吻了吻怀中的女人。会不会被当场气死?”说完仰天一阵狂笑……说完,相拥着和她消失在街道拐角处……  啊……终于抑制不住内心的愤恨。她,崩溃了。悔恨、痛苦、一年来对他的真心付出、以及腹中还没出生的孩子,都狠狠地撕裂她的心。悔不该当初没有听父母的话,自己识人不清,几乎将老爸多年的经营就毁于一旦。她苍白的面庞,因刚才的激动更显苍白,本就冷漠的双眸,没有流一滴泪,更显她的孤傲。又是一个落叶纷飞的雨天,伫立在街角,雨丝随风飘落,淋湿了脸庞。恍惚中又回到那个相聚的夜晚……她甩了甩淋湿的头发,抛却一切思绪,重回现实。她在心里发誓,要让这个男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仔细斟酌一番,她暗暗下定决心,硬着头皮回到那阔别已久的家。意料中的,遭到父母一顿责备。但毕竟骨肉亲情,一年没见,怒火过后。接待她的是家的温暖,亲人的怀抱……  “不行,你决不能生下他的孽种。”豪华的议事厅中,江克龙听闻女儿的一番诉说。再也控制不住心中早已压制的怒火。用他一贯盛气凌人的口吻咆哮着。自从女儿离家出走以后,他几乎没睡过一次好觉,内心反复思量自己是不是错了。可如今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女儿不但被骗差点泄露商业机密,而且还惹了“一肚麻烦”幸亏他早有防范,紧急做了严格处理。让杜氏企业无从介入。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  “那样你以后怎么见人啊!婷婷?”妈妈几乎用恳求的语气向她询问。  “爸、妈你们听我说,”江雨婷不再冷漠,一改往日的常态,向父母解释道。“我不管我以后的路多么难走、多么坎坷。我一定要生下这个孩子,我要让这个孩子成为他心中的阴影。我要让他‘为爱赎罪’。”多么可怕的字眼!江雨婷冷冷的语气,以及她冷漠的神态让人听了心中一寒。  “可这个孩子是无辜的啊!他有什么罪?竟成了你们牺牲爱情的替代品。”在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的女佣乔云,用她一贯善良柔弱的语气说道。  奇怪的是,江克龙这次到没有发表意见。也许父女天性,此刻他也有这种想法吧!  唉!冤孽呀!母亲在一旁悄然滑泪……  “我有我的选择权,爸妈你们就不要管了。我已订好出国的机票,三天后我就去美国。在那里,我会用电话告诉他有关的一切。也让他做好思想准备。”说完这话,她提起行李,满身疲惫地进了卧室。  望着一向坚强高傲的女儿,此刻却落得如此悲惨的下场。江克龙控制不住怒火,一拳砸在茶几上。几只无辜的茶杯成了他泄怒的工具……  三天后,江雨婷带着一腔悲愤和女佣一起乘上飞往美国的飞机,离开了这座伤心地,彻底结束这两年来的情感……  人们继续过着平淡如水的生活,谁也不会在意曾经发生的一切,如今又要展开它那荒唐又可悲的一幕……  痛苦、曲折……让江雨婷饱受艰辛地生下了一个有着和杜若龙相同血统的男婴。白嫩的小脸,蓝蓝的眼睛,相互辉映。无不显示这是份”特殊的荣耀”可江雨婷对他“却视若无睹”。因为看到他,就会想到杜若龙那副“可恶的嘴脸”所以她来不及享受这份“荣耀”就准备和他彻底摊牌。  孩子平时的饮食起居,都由那个一向善良贤淑的保姆乔云负责。她也无暇顾及。就这样,孩子在她毫不关心的情况下长到了两岁。看着牙牙学语的儿子,她心就一阵刺痛……“我这样做到底对不对。”她甩了甩头,强迫自己不再有那些令她心软的思绪。“怪就怪他投错了胎,我要捡回我失去的一切,我要让这个孩子成为“他心中永远的噩梦”。她在心里恶狠狠地说道。漂亮的面庞因为愤怒,而显得有些扭曲。一个电话,她把他约到宏利山庄的一栋别墅。也是他们曾经相偎相依的“爱情小屋”;如今却成了她“完结爱情的终点站”……  重整思绪,她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卷发,使她看上没有一丝过去的阴影。  “既然不带他,为什么当初又要生下他。你这到底唱的哪出戏?”沙发上,杜若龙悠闲地抽着烟,翘起二郎腿不时的踢了踢依偎在他面前的宠物小狗,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不管你怎么想,我有我的决定,你别想让他成为我的累赘。”江雨婷冷冷的语气不留一丝余地。  “不想成为你的累赘,那就是说把他留给我,让他成为我的累赘喽!”杜若龙熄灭烟蒂,猛的站起来。眼神有一丝怨毒、阴狠。“你不觉得你这个想法很可笑吗?无缘无故就弄出个孩子,说是我的儿子。你唬谁呢?谁知道你在国外这几年都干了些什么?”  他嘿嘿的笑着,本来还算英俊的面庞,此时却显得格外丑陋……  你……江雨婷气的浑身发抖说不出话来。伸手欲打。可还等碰到到他那副可恶的嘴脸,就被他捉住双手狠狠的摔了下去……  “我没工夫陪你玩这场荒唐的游戏,我有事要办。”他冷冷的说完这句话,摔上门径自扬长而去……  “杜若龙,你会得到报应的。”凄惨的声音划破长空。她声嘶力竭的喊着,顺手打落盛满他烟蒂的烟灰缸。似乎这样就算是对他一点小小的报复。  许久,一阵情绪波动过后。她扭过头看了看那个曾经是自己报复他工具的儿子。此刻他瘦弱的身子蜷缩在角落里,因害怕致使他小小的面庞变得苍白而紧张。一双蔚蓝的眼睛满是泪水。正怯怯的望向自己。江雨婷心里一紧,“我这样做是不是错了,他没有理由承担一切罪过”她心中百感交集,紧咬双唇不让眼泪滑落……  “乔姨,你带他走吧!我会给你一笔钱。”思索再三,她做出一个可能让她永远后悔的决定。说着从漂亮的提包里取出一张支票。“以后,我会陆续支付你生活所需,你不用担心你会发生经济危机。另外,不要告诉他我的一切,我不想在他心中留下任何阴影。”此时,江雨婷眼底留露出一丝悲哀,有气无力的望着乔云说道。   共 10710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输卵管积液不孕,原来是这些原因导致的,你知道吗?
哈尔滨的治男科研究院
云南医院治癫痫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