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之歌之黎明前夕 正文 第十二章 沃拉冈

2020-01-16 20:41:42 来源: 防城港信息港

雨夜之歌之黎明前夕 正文 第十二章 沃拉冈

山脚一带尽是残雪和冰壳,黝黑锋利的石块嵌在冰面上,每踩下一脚,冰壳稀碎和石头挤压的声音便会在偌大的黑色枯林中传开,没过多久,回音像是被放大了一倍传了回来。有时沃拉冈会止步凝听,他总感觉这回音并非来自他自己,有个影子在树林的尽头效仿他,嘲笑他。只要他做出什么动作,影子就做出什么动作,他伸展手臂,影子也会伸展手臂,他弯头哈腰,影子也会照做。有时一道闪电从翻滚的风暴中闪过,前方的黑暗顷刻间被点亮,畸形的枯木和腐烂的灌木活像是一群静止不动的蛆虫,扭曲,蠕动。当闪电消失,眼前再次陷入黑暗时,黑色的蛆虫便会慢慢的靠近他,焦油一般墨黑的血从它们的口中滴落,掉入雪地,融出孔洞。

沃拉冈时时不肯进入森林,这么一算,已经过去了几个时辰,在他的身后是那座高耸巍峨的德隆雪山,整个西方的天空尽是白色,冰雪千年未化,寒冷直入骨髓。而前方则是遁入黑暗的森林,翻滚的风暴在尽头吞吐闪电,被揽在怀中的黑森林则成了他的爪牙。

两难的选择逼的沃拉冈几近崩溃,唯有南北方向的路能让他有些许的安慰,倘若不妙,他会选择走这两条。可惜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我在害怕什么?沃拉冈寻了一处山脚的岩石,蹲踞在冰面上,他脱去皮手套,看着自己的双手,久久也想不出自己到底在担心什么。

论走路的亡者,他已经杀死了不知多少,他早已不惧怕来自亡灵界的鬼东西,更不用提那些稀奇古怪的野兽和流传在人语间的恐怖故事。既然我连死亡都不怕,我就更不必惧怕这条路了,该出发了,你个蠢蛋。沃拉冈收拾好僵硬的表情,然后从后背拔出其中一只短剑抵在胸前,隔着皮手套,剑柄如同一只鹅毛笔,随时都有可能被他一握两折。

渐渐的,身后的雪山被一层流动的黑帘遮住,她不再那么洁白,反而变得污秽不堪。腐朽的空气中夹杂着淡淡的腥臭味,这来自柔软湿滑的地面。沃拉冈看不清地表到底有什么,但他能确定这一定是灰烬和枯叶交融而成的土壤,或许还有血从深土中溢出。有时忽然在面前横卧一颗枯木,枝节伸展,攫禽猎物。沃拉冈会后退几步,远离它,然后从两侧寻找出路。

闪电频繁出现,时而金黄,时而深紫,黑色的森林在交织的闪光中变换着形迹,有时他能分辨得出枯木的种类,进而告诉自己,在很久以前,这里也曾绿意盎然,百兽出没,或许传说中的河妖沼泽曾经是一条流淌不息的大河。或许大河的对面是……。亡灵界没有生命存留,自始至终。这一晃,沃拉冈已经走了近一半的路程,其实他并没有具体猜测,只是身后的雪山逐渐变得低矮,而面前的风暴已然接近。

那不是风暴,而是死亡的标志,如果说死亡是什么感觉,那么沃拉冈便置身于此。战争可以剥夺无数人的生命,目的无不例外,权财信仰。这要和死亡相比,一切都会输的很惨。曾有一位学士试图将自己的话当作忠言良谏提供给掌权人‘人们不会因为生命的宝贵而去占星问卜,也不会因为生命具有无限的价值去充分的利用好每一时刻,是因为死亡的恐惧以及迟早要到来的审判。’至于是哪一位,的结果是什么,沃拉冈并不记得。如今摆在他面前的就像是一场审判。

“陌生人,你的旅程可以到此结束了。”低沉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他寻着声音去看,只见一个黑色的轮廓蹲踞在树根下。紧接着更多的身影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沃拉冈能听见引弓搭箭和刀剑与皮革磨蹭的声音。

守墓人,没错了,就是他们。其中一人走近他,将他身上的武器取走,另有四人举着弓箭,始终与他保持着一定距离。这些人统一棕色斗篷,面部围着灰色面巾。沃拉冈看不见这些人的面容,但能感觉到所散发出的冷静沉稳。“一个游侠为何来此黑森林?你的目的是什么?”

“不知道黑衣人算不算是你们的老朋友,虽然我们从未见过面。”沃拉冈坦坦而道。

“黑衣人?很抱歉,我暂时不能相信你,在这片土地上游荡着亡者,它们善于伪装,阴险狡猾,所以……为了证明你的话是真的,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这是的答案,沃拉冈心想,总算活着见到了守墓人。

他们在森林徘徊了几个小时,期间沃拉冈一直询问着守墓人的琐事,譬如食物来源、水源、河妖沼泽的样子、亡灵是如何翻越德隆雪山的,在终日不见阳光的地方居住,会不会不适应等等。但得到的回答只有沉默,一行七人,没人理会他,也没人在意他。三名弓箭手跟在身后,两名弓箭手夹起两侧,另有两人负责在前方带路。

当距离那团风暴足够近时,沃拉冈见到了那座城堡,其躺卧在一座寸草不生的盆地中,微光摇曳而出,在咆哮风暴的眼下如同一只受惊的银色刺猬。

城堡是奇怪的三角形,黑色的高墙筑成坚不可摧的堡垒,那扇血红色的城门屹立在沃拉冈的眼前,巨大的门环足有一人高,门上镶满了手掌大小的铆钉,一根用钢铁铸成的兽角嵌在大门上方的高墙里,兽角直指天边的黑暗风暴。

城上的守卫与战士做着手势,不一会儿,大门缓缓的打开了一条缝隙。进门便是一个空荡的内院,两侧是通向城墙的石阶,四周的栋梁和房檐全部是用白色的岩石筑成,上面镶嵌着绿色的月光石。沃拉冈本以为这矗立在黑暗中的城堡与黑暗不尽相同,来到城堡内却彻底打消了这个愚蠢的想法。绿色和白色的光芒在墙沿处流动,将整个庭院照得明亮,仿佛是黑暗中的明珠。

两人将沃拉冈关押在一间庭院南侧的小屋里,并将门反锁。透过房间的小窗口可以清晰的听见风暴咆哮的声音,轰隆隆~轰隆隆,永不停息。

被吃掉的感觉是什么?”沃拉冈凝望着光明之外张着血盆大口的黑暗自言自语,“就如同烂肚虫活活吃掉一头狮子一样可怕?咀嚼骨头的声音,或是坠入无尽的深渊,和那些憎恨黑衣人的亡灵开怀畅饮?或许他们会永远的折磨我,让我生不如死,如果是这样,我宁可被恶心的烂肚虫咀嚼骨头,啊!不,我二者都不会选,我会用我的武器自行了断。”

他来到窗边,透过白色岩石垒砌的隔窗,游弋的辉芒在他的眼前闪过,就像徐徐微风轻叹。庭院的地面同样是白色,还有通向墙垛的石阶,城墙上,六名守卫把守东侧的城墙,这个位置正对风暴。不一会儿,从北面的房子里走出两人,他们在切切交谈,并朝着沃拉冈的卧室走来。

一阵铁索开启的声音,两人的着装已经更换,一人身穿简单朴实的亚麻长衣和亚麻长裤,另一人则身穿掉了颜色的浅蓝长袍。两人并无锁甲护身,亦无刀剑防身。看来这里要比城墙外安全得多。

“独自一人穿越海峡,穿过德隆雪山,并毫不费力的通过了黑森林,想必黑衣人的身手绝非凡人,跟我说一说你的组织吧,”身穿浅蓝色长袍的人开口说道。他有着浓密的胡须和一头黝黑的卷发,其实他很年轻,不过是一脸的胡须将他的年龄衬托的很大罢了。

“这个问题就再简单不过了。”沃拉冈坐在木板床上,一脸轻松,“守墓人和黑衣人本是同根生嘛,你们具备的,我们都有。不过我们拥有的,你们却没有。归根结底,一个在黑暗中抓捕亡者,一个在光明下抓捕亡者,其实差别还是蛮大的。”

身穿浅蓝色长袍的人笑了笑,“你为何会来到这里?”

“我要见阿温哈伊大人,传递黑衣人佩希尔学士的书信。”

“很抱歉,你见不到他。”

“为什么?”

那人犹豫了片刻,“阿温哈伊大人不在城堡,他已经去了河妖沼泽的血门关卡,一时回不来。”

“难道我经历了地狱般的考验来到这里,的结果就是干坐在这里等着你们的回来?你们一定要送出书信,此事紧急。”沃拉冈轻声说道。

“地狱般的考验?”战士起身,将目光移向窗外,“等你真正进了地狱,你会知道那是什么滋味,皮肤腐烂,舌头脱落,眼睛瞎掉,只剩下一具骷髅,你就会知道,当你失去了美好的回忆,失去了你所爱的人,爱你的人,心中只有憎恨时,地狱究竟是什么感觉。”

沃拉冈火冒三丈,但还是压制住了怒火。“你们的何时归来?”

“少两天的时间。”

“两天?”沃拉冈难以置信,“也就是说我会在间破烂的房子里住上两天?”

“当然不会,你可以在城堡中自由出入,我们会为你提供舒适的房屋,你将与我们同吃同喝。直到阿温哈伊大人归来。”他从口袋里取出一块淡黄色的饼干递给沃拉冈,“恕我冒昧,我叫兰一,南门关卡的守卫官,我身边的这位叫考普林……。”

“‘不笑的’考普林。”他的朋友接过话,“因为我笑的时候嘴会变歪,以至于我的同伴会将我当作亡灵,在这种暗无天日的地方,千万不要做出这种蠢事。”他的相貌平平,甚至有些丑陋,白暂的皮肤在暗处看起来的确有点像亡灵,这也让沃拉冈想起了黑衣人组织中的‘狐狸脸’华纳。

“我叫沃拉冈。”他无需多言,因为在路上的换来的同样是一片冷漠,他只好默不作声。

“黑森林从来没有外人来过,上一次的会面还要向前数两百年,你的佩希尔学士独自翻过了德隆雪山,来到血色堡垒,与阿温哈伊大人沿着河妖沼泽走了一天。如今佩希尔学士没有来,而是他的一名出色的战士,想必你已经得到了格雷温星辰的祝福。”

沃拉冈点点头,“如果没有祝福,恐怕我早已冻死在雪山里了。”

“那么如今你生活的地方变成了什么鬼模样,兰尼亚大陆,没错,在哭泣海西方的大陆,谁是那块土地的王?据说圣湖湾的曙光之柱变成了强盗的窝,里面的黄金全都被人抢走了,还有绿刺国度……,”

“够了!”沃拉冈打断他,“我可不是来和你们解释这些的,如果你想知道,就自己回去看一眼。”

兰一起身道,“血色堡垒有艾诺亚圣光的庇佑,黑暗无法接近,并且雪山为我们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水源。”他指着沃拉冈手里的饼干,“我们吃这个,西诺饼干,所以你的一切答案我都已经告诉你了。”

这就想跟我交换条件,你们真是太天真了。“好吧,我会告诉你们,不过我要等阿温哈伊大人回来的时候才会公布答案,在这之前,我们可以聊聊别的。”他忽然想起了佩希尔学士对他说过的话,以及蜻蜓镇发生的事。“据说河妖沼泽的对面就是亡灵界。”

“或许是,或许不是。”

“呦,这个答案我喜欢,你是不是也想告诉我,等阿温哈伊回来的时候再告诉我呢?”

考普林笑不露齿,声音如同发情的耗子,“我承认这个答案是准确的,因为除了阿温哈伊大人穿过河妖沼泽之外,我们当中没人穿越过,据说,在沼泽对岸的风暴中栖居着数之不尽的咆哮兽,那团风暴就是他们的杰作,也是阻止亡灵入侵的一道屏障。”

“可惜人类世界的亡者从未减少过。”

“即使穿过了那团风暴,也不一定能成功抵达亡灵界。在黑暗中行路,谁也无法看清眼下是悬崖还是陷阱。”

“只有你们的有这个经验。”

“没有什么事能难得住守护者的。”兰一起身朝门外走去,“我们都只是凡人,肩负使命的凡人而已。”考普林紧随在后。

错了,当我们得到格雷温星辰的祝福那一天起,我们已不再是凡人。

长春牛皮癣医院地点
武汉佰视达眼科全飞秒费用
贵州哪里治疗癫痫病
泉州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牛皮癣治疗中山哪家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