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纯文学专职作家在台湾生活只比流浪汉好一点

2018-10-31 13:55:35

纯文学专职作家在台湾 生活只比流浪汉好一点

台湾作家骆以军

台海9月10日讯 文学创作当饭吃,经济来源是一大问题,现年40岁的台湾作家骆以军说,纯文学专职作家在台湾,生活辛苦的程度,只比流浪汉好一点。流浪汉有每年街友慈善活动救济,小说创作者如果没能另寻餬口的兼职工作,或者取得相关文艺基金、文学奖项的资金援助,可能连自己都养不活,更不必提结婚、生子、养小孩这些实际的经济问题。

→还好拿到官方创作补助

据台湾《联合晚报》报道,1967年出生,今年41岁的骆以军,是同辈作家中的佼佼者,即使如此,他的小说,一样卖不到几千本,所幸老婆在文化大学教书,分摊两个小孩教养费用、以及在北市泰顺街租屋等基本生活开销。台北居,大不易,他还是得向台湾文化艺术基金会申请两年50万元(新台币,下同)的创作补助。骆以军去年年底以长篇小说“西夏旅馆”的书写计画,也获得官方奖助。

骆以军的创作路程及事业历程,可供后进的文学创作者参考。他从学生时期参加联合报的小说新人奖开始,创作者找钱,参加竞赛拿奖金是个方法,如果一次能有数万到十数万元,至少可维持一段时间的生活。骆以军说,他和其他创作同侪私下计算过,如果一个作家未婚,一个月二万元应该可以过活。但如果只靠出版纯文学书,是吃不饱的,他认为台湾的环境,对纯文学很不利,台湾有95%的小说着作,是外来的翻译书,哈利波特、达文西密码大卖,对本土小说作家是很大的讽刺。台湾本地的小说家,一本纯文学创作小说,能卖掉2000、3000本,就算“畅销”,花掉作家多年心血的一本着作,顶多也只能跟出版社拿到6万元到9万元的版税、稿费。

→专栏写作开拓钱途

如果创作者年纪渐长,到了30岁左右,就得因为经济压力,被迫做出是否继续创作的抉择;很多创作者进入报社、出版社、杂志社做,但文化出版事业日常工作烦重,耗损很多创作者的精力,还有人去接“零工”,例如写电影剧本,或者写专栏。

写专栏是创作者谋生的重要固定收入来源,如果没有这些“外快”,进入学院教学也是一途。虽然教职更能让创作者找到安定的经济来源,但在学院内做了研究文学的工作后,写作文学评论,一定多过小说创作,暨南大学教书、同时又念博士班的黄锦树,就是一例。黄锦树是马来西亚侨生,和骆以军同年,而且一样都拿过中国时报、联合报小说奖。

→名流之路离纯文学越来越远

也有创作者走“名流”路线,在出版数本脍炙人口的小说、散文,打开知名度,有人选择进入立体媒体谋生,广播、电视的高曝光,提升身价,主持、上电视做名嘴,出席固定的谈话性节目,这种路径,是文学创作者另一种选择,虽然可以名利双收,每年收入可能超出100万元,更可能接拍广告,成为抢钱一族,年收入甚至可挑战数百万元到千万元,但缺点是,离纯文学创作之路可能越来越远。

零浮力电缆
大摆锤价格
男童演出服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