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之心 第0377章 震退仇敌

2019-09-16 16:06:21 来源: 防城港信息港

永恒之心 第0377章 震退仇敌

一番大战后,还是水月宗主略弱一筹。

毕竟上官护法乃先天,只要不疏忽大意,不可能战败。

“呵呵,水月宗主,交出月灵矿母,否则就别怪我了!”

上官护法冷笑着开口,一步一步逼近水月宗主。

另一边,云岳宗主叹了口气。

这一战较为激烈,整个大殿都被彻底毁了,骨魔宫和水月派带来的不少人员,都受到波及身负不同程度的伤势。

但结果还是如云岳宗主所料,上官护法略胜一筹。

就在此时,云岳宗主心中浮现一个想法,如今水月宗主和上官护法两败俱伤,这是一个好机会啊!

他若是此刻出手,定能击败他们二人,得到月灵矿母。

只不过,云岳宗主还是有所怀疑,陈宇真的是走投无路才交出月灵矿母?

嗖嗖!

骨魔宫一方,两名先天期,近十名后天期的强者,立即盯着云岳宗主,以防他出手。

“上官护法,败在里手中我认了,月灵矿母是你的,日后水月派也不会染指此物。”

水月宗主咬牙道。

她这样说,也相当于代表水月宗给出了个保证,消除骨魔宫的猜忌之心。

说完,她便从储物袋中取出月灵矿母。

“呵呵!”

上官护法慢慢走去,盯着水月宗主手中的月灵矿母,目中闪烁贪婪之色。

这可是传说中的至宝,价值极高。

甚至于,他此刻都有了私吞此宝的想法。

“叶姑娘,好戏已经结束,该你来收场了。”

这个时候,一旁看戏的陈宇终于说话了。

叶珞凤知道陈宇的意思,冷冷瞥了陈宇一眼,还是站了出来。

轰!

她手中抽出一把宝剑,剑在手。她整个人的气质顿变。一股剑意冲天而起,震惊四方。

这股剑意爆发出的瞬间,大殿内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叶珞凤。

“好强的剑意。此女的修为,至少是先天后期。甚至先天!”

水月宗主和云岳宗主看向叶珞凤,目中惊诧之色一览无遗。

那股古老苍茫的剑意波动,令他们二人心中生出一股忌惮。

咻!

叶珞凤手中宝剑挥舞。一股洞穿一切的青冥剑光,自她剑中迸射而出。

“好强的一剑!”

上官护法看见叶珞凤那惊人一剑。面色骤变。

就算他全盛时期,面对这一剑,也要谨慎应对。

他双手甩动。一道道强劲的幽紫指痕,散射而出。

然而。叶珞凤那一剑,无比高深强大,更何况上官护法此刻乃重伤之躯。

噗噗~

剑光所过之处。一切指光摧枯拉朽般的消散。

轰砰!

终,这一道剑芒落下,爆炸声起,整个大殿坍塌。

“如此大的波动,发生了什么?”

“听说今日水月宗主和上官护法都来了,不会是在里面和宗主打了起来了,我们要不要去帮忙?”

“找死啊,那种层次的战斗,是我们插手的了的吗?”

云岳门中,一些高层感受着大殿内先天级别的气息,不敢靠的太近。

唯有乐风、袁北通两人,露出担忧之色:“上官护法和水月宗主,肯定都是来对付陈宇的……”

只是不知道,面对着两位出国宗门界的巨头,陈宇能在他们的威势之下,生存下来吗?

彻底沦为废墟的大殿内,尘埃慢慢散去。

只见,上官护法的手臂上,出现一道血痕。

一个后辈,竟一剑伤了上官护法,这件事传出去就足以震惊不少人。

就在此时,陈宇冲了出去。

水月宗主正在惊叹叶珞凤刚才那一剑,却忽然发现陈宇冲了过来,似准备夺取她手中的月灵矿母。

“休想!”

水月宗主立即起身,一剑刺出。

哐当!

然而,陈宇一脚将水月宗主的宝剑给踹飞了。

虽然水月宗主此刻重伤,这一剑威力不足时的五成,但陈宇竟以肉身之躯,踢飞上品宝器,看到这一幕的人,心中都不由一个咯噔。

蓬!

陈宇这一脚,继续向前踹去,落在水月宗主那饱满的双峰。

水月宗主娇哼一声,嘴角溢出一丝鲜血,身体向后退去,但陈宇速度不减,紧跟着水月宗主。

终,水月宗主无法躲开,而陈宇一脚踏在她柔软的胸前。

唰!

陈宇手臂一挥,将月灵矿母拿在手中。

“陈宇……”

一旁

,上官护法惊声怒吼。

刚才,月灵矿母马上就要落在他手中,可变故突生,月灵矿母又回到了陈宇手里。

“呵呵,陈某的东西,可不是想拿就能拿走的,虽然你们刚才表演的那一场戏还算精彩,但这月灵矿母价值太高,不能打赏给你们!”

陈宇居高临下,俯瞰水月宗主,带着玩味笑意,脚掌还略微揉了几下。

“陈宇,将你的脚从宗主身上拿开!”

不少水月派的人立即大喝。

陈宇的行为,实在是太放肆了,竟然用脚这样蹂躏堂堂水月宗主。

另一边,云岳宗主也觉得陈宇太不懂怜香惜玉。

“陈宇……你!”

水月宗主恼羞怒喝,顿时起身,一掌拍出。

“还敢反抗?”

陈宇讪笑一声,踩在水月宗主身上的脚猛的一踹。

蓬!

水月宗主的身体,擦着地面,砸入后方的废墟中。

同时,水月宗主那一掌,落在陈宇身上,发出沉闷的响声,一股冰寒掌力四散开来,令陈宇体表附上一层寒冰。

见到此幕,上官护法准备对陈宇发动袭击,夺回月灵矿母。

然而。陈宇站在那里。略微耸了下双肩,身上凝结的一层冰霜全部抖落,整个人看上去一点事都没有。

这使得刚准备动身的上官护法,顿时愣在原地。没有动手。

此刻,上官护法想起水月宗主之前说陈宇有些深不可测。现在看来,还真是这样。

“哈哈,月灵矿母你们拿不走。在下你们也杀不了,都滚回去吧!”

陈宇大笑一声。

这句话落在水月宗主和上官护法的耳朵。立即令他们怒火腾腾,气的咬牙切齿。两人面容阴寒森冷,目中凶光闪烁。仿佛要将陈宇生吃活剥。

但事实就是如此,他们无法反驳。

此刻。他们也已经明白,陈宇刚才是真的在挑拨他们,甚至不惜将月灵矿母这等至宝拿出来。

而他们也被陈宇成功的挑拨了。互相殴打起来。

当然,关键的是,他们打了个两败俱伤,月灵矿母又回到了陈宇手中。

这简直是人生一大耻辱啊,两大楚国宗门界的巨头,居然被一个小辈如此耍弄。

“我们走!”

上官护法怒哼一声,带领骨魔宫之人,离开此地。

“撤!”

水月宗主也爬了起来,拖着重伤之躯,带着宗门之人,迅速离开。

“哼,我看你还能嚣张多久!”

上官护法冷哼一声,眼眸阴戾无比。

在他看来,事件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结果,主要原因是叶珞凤。

但叶珞凤如今也被凌剑宗通缉,相信凌剑宗会亲自收拾叶珞凤,到时候陈宇失去了庇护,凭他自己的本事,能保住月灵矿母?

“今天发生的事,谁若是传出去,我必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上官护法看向骨魔宫一些人,随后扫了水月宗一些人一眼,冷哼一声。

水月宗主同样警告了她的人。

今天发生的事,堪称她这辈子中的污点。

“怎么回事?骨魔宫上官护法和水月宗主,怎么如此狼狈?”

“不会吧?难道我们宗主突破了,将两人都击败了?”

外面,不少云岳门之人,看着狼狈重伤的上官护法和水月宗主,内心骇然。

一片废墟的大殿内。

“陈师侄的挑拨离间之计真是好,令得骨魔宫和水月派争斗起来,且还打了个两败俱伤……”

云岳宗主笑着说道。

虽然楚国所有势力暂时联合起来,但当初云岳门和骨魔宫、水月派终究是敌人,双方间的怨恨还存在着。

今日,看着水月宗主和上官护法互相残杀,他心里也高兴得很。

“还有叶姑娘,你的修为,应该达到先天了吧。”

云岳宗主略有些讨好的看向叶珞凤。

以叶珞凤的天资,凌剑宗顶多夺回天阙剑,不会拿叶珞凤怎样,毕竟叶珞凤未来肯定能突破归元境。

能结交一名未来的归元境,对云岳门好处太多。

“宗主,没事的话,我们先下去了。”陈宇道。

“不知二位住的还舒服吗?要不要给你们换一处住宅?”

云岳宗主想了想问道。

陈宇现在住的,还只是普通内门弟子的住处。

“不用,习惯了。”

陈宇带着叶珞凤,离开这里。

目送两人离开后,云岳宗主心中不由唏嘘。

此刻,连他都无法判断,陈宇和叶珞凤被通缉这件事,会有怎样的结果。

接下来的日子,较为平淡。

倒是乐风和袁北通,经常来找陈宇。

而关于水月宗主和上官护法受伤离开云岳门的事,并没有传开。

毕竟当初看到那一幕的人有限,而水月宗还有骨魔宫,估计被下达了封口令。

又过了两日。

毛长老的弟子,陈宇的四师兄常轩回到了云岳门。

毛长老的所有弟子中,四师兄常轩的天赋是的,两人曾在三宗的陨铁赌战中合作过,力挽狂澜。

而陈宇离开之前,毛长老曾说,陈宇的父母,也是常轩亲自去安置的,不然陈宇的父母肯定已经遭到水月派和铁剑门的毒手。

只不过,五年已过,陈宇的父母如今是否安然无恙,还不清楚。

“师弟,你怎么回来了?”

常轩见到陈宇,神色间十分激动,还有紧张。

“我难道不能回来吗?”

陈宇仔细打量了下常轩。

常轩的天赋很不错,如今已达到后天后期。

常轩面露疑惑之色,云岳门不是还有陈宇的通缉吗?陈宇怎么能安然住在云岳门?

还有铁剑门、水月派、骨魔宫,难道没有出手对付陈宇吗?(未完待续。)

活络油能治疗关节酸痛吗
一岁多的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办
手腕部凸起是鼠标手吗
老年人风湿骨痛用什么治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