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士的低语 第五百四十二章实训

2019-10-13 05:17:56 来源: 防城港信息港

术士的低语 第五百四十二章实训

“......我会选择三个队伍完成这次的任务,这是我们这次培训以来的次实训,希望你们能够完成的漂漂亮亮,重要的是,不许给我丢人,否则......”

“我这个人是很公平的,不会指任哪一只队伍,想要参加这次任务的团队,可以,出来打,队长代表队员出来打,谁的拳头大谁就能拿到任务。”

“想参加这次任务的,队长举手报名,现在,开始。”

随着斯图亚特的话音落下,亚连立时举起手来。

对于亚连得到一个名额,众人没有任何的意见,培训刚开始那天的战斗他们也看到了,更重要的是,这段时间斯图亚特的训练他们也同样看到了,基本上对于亚连的名头再没任何的疑问。

更何况斯图亚特说的是三个名额,他们也没有必要和亚连死磕。

斯图亚特见到这种情况,面无表情的说道:“看来不需要多说了,个名额属于亚连,剩下两个名额你们谁想要?”

话音刚落,立时便有十多位队长,将手举了起来,贝伦德便是其中之一。

不过现在没有任何人敢小看贝伦德,就算是排名第二的队伍。

因为十天之前,贝伦德和约书亚两人找到了总教官,要将自己的对战对象换为总教官。

总教官虽然没有同意,但是却也将两人的对手调换为了助教,这些助教的实力虽然没有斯图亚特的实力那么恐怖,可也是境,而且一个个是在生死搏杀之中成长起来的,实力不是他们可以比拟的。

所以两人虽然没有像亚连那么的惨,但是下场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每一次都被打的重伤垂危。

所以这段时间里,二人的实力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提升着,特别是贝伦德,已然达到了让前几名的境中级的队长们都不敢小觑的程度。

当然,这也和贝伦德本身刚刚进入境有关。

不过忌惮归忌惮,贝伦德的实力还没有达到让众人避退的地步。

斯图亚特的脸上露出一个微笑,道“这么多人啊,既然如此,那就抽签吧,除了亚连之外,想参加的队长都过来,抽到一样的签的就是对手,来进行一场战斗,赢得进入下一轮,直到决出强的两个队伍为止。”

谁也没有迟疑,都走了过去。

很快贝伦德的个对手便出来了。

排名第四的队伍,队长乃是血脉术士利安德·詹宁斯!

也就是队长排位赛的时候,贝伦德挑战的那位有着熔岩巨兽血脉的境中级术士。

利安德是一个身高差不多有两米的彪形大汉,提醒粗壮,和亚连前世的毛熊人相差无几。

他的皮肤白皙,毛发旺盛,岩浆一般的暗红色双眸,发达的肌肉,一看就不好惹。

见到对手是自己的手下败将,利安德非常的高兴,朝着贝伦德狞笑了一下,耀武扬威的举起手里的沉重的双手战斧。

贝伦德面无表情,没有搭理对方。

想要参加任务的一共有十三个队伍,正好多了一个队伍,所以斯图亚特直接让其中一个队伍退出,然后才凑齐了整数。

进过几场战斗之后,很快便轮到了贝伦德上场。

站在挑战台上,利安德已经在对面等待着了。

他开口道:“很有勇气啊,作为我的手下败将,明明知道对手是我,居然还敢上台,难道你以为仅仅是几天的训练,你就能够打败我?”

贝伦德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说道:“试试就知道了。”

“呵呵!”利安德发出一声冷笑:“试一试,别以为自己和助教训练,这段时间进步飞快,就真的以为其他人都不如你了,跟我打?你才刚刚才境摸索多久?趁早投降吧,这次我可不会留手了,别等下被打疼了哭着叫妈妈!”

利安德显然在飚垃圾话,试图激怒贝伦德,让他心态失衡。

然而贝伦德却露出恍然之色,道:“原来如此,你害怕了。”

闻言,利安德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不见,冷冷的注视着亚连,道:“你说什么?我会害怕你一个手下败将,简直是笑话,小子,等着哭着喊妈妈吧。”

贝伦德淡淡的看了利安德一眼,微微摇头,没有再去理会他,将目光投向了站在旁边的助教丹尼尔。

“交谈就到此为止吧。”丹尼尔淡淡的声音响起,“既然你们二位都准备好了,那么战斗......开始!”

他的话音还未完全的落下,利安德足下发力,猛然向着贝伦德冲了过来。

他手中的战斧高高扬起,一股暗红色的岩浆出现在其上,向着四周散发着炽热的高温。

巨斧还未来临,贝伦德就感觉到了一股恐怖的热意传来。

利安德知道贝伦德的弱点,所以准备故技重施,在消耗小的情况下解决贝伦德,一举获得这场比赛的胜利。

然而他却不知道自己到底遇到了一个多么恐怖的对手。

利安德知道贝伦德的弱点,曾经被多次针对的贝伦德又怎么可能不记得。这段时间,他将所有的经精力

,都放在了解决自己的弱点上面。

而贝伦德的弱点,说简单的点,就是刚刚进入境,缺乏境的法术,无论是攻击,防御还是速度。

所以他的解决办法也是非常的简单,学习相应的法术便可以了。

但在别人看来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别说创造自己的法术,就算是学习其他人的法术,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更何况贝伦德刚刚进入境,根本不可能积累到足够编织法术符文的法则之力。

但这些人并不知道,贝伦德乃是主角,什么是主角,就是化不可能为现实,不能以常理来对待的存在。

所以利安德悲剧了。

贝伦德的身上陡然出现一层铭刻着神秘符文的赤红色鳞片,这就是他的血脉化的部分——蛇鳞!

紧接着,一层赤红的火焰自鳞片的缝隙中冒出,快速的纠缠,终化作一条巨大的泰坦炎蟒,牢牢地守护着贝伦德。

法术·泰坦炎蟒的守护!

铛!

一时之间,火星纷飞,然而利安德这全力一击居然只没入泰坦炎蟒半寸,然后便力竭,再也无法深入,同时一股恐怖的赤红火焰自缺口迸射而出,沿着巨斧朝着利安德蔓延而去。

利安德可是知道贝伦德的火焰的厉害,来不及吃惊,就要松开紧握巨斧的双手,以免自己被火焰波及到。

然而就在这时,只见泰坦炎蟒身上的赤红蛇鳞片片竖起,在利安德反应过来之前,激射而出。

咻!咻!咻!

激烈的破空之声充斥整个训练中心,仿佛红玉打磨而成的赤红鳞片在阳光下闪烁着妖艳的光芒,好似被风吹起的玫瑰花瓣一般充满了美感,然而鳞片边缘那闪烁着的寒光,散发着的炽烈高温则说明这鳞片绝不像花瓣那般毫无杀伤力。

四川阳痿去哪个医院
哈尔滨白癜风多少钱
昆明癫痫病医院去哪家好
上海男科哪家医院好
邢台治疗早泄哪家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