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神岁月第四百一十九章血魂天

2020-01-25 05:29:06 来源: 防城港信息港

无神岁月 第四百一十九章 血魂天

天空阴霾,大风呼啸,一座遗留在干涸小河旁的村庄破败不堪,看来已经被遗弃了好一段时间了,就连那村口的界碑此时也残破不,长满青苔,干枯树木焦黑比,一只独眼乌鸦躲在树杈间,似乎想要在这里躲过将要袭来的大暴雨。

路旁,一个衣衫褴缕的小女孩力的走在路边,赤着双脚,冷风吹来,冻得小女孩瑟瑟发抖。

由于长时间没有打理自己,小女孩此刻看上去很是不堪,就连那原本淡蓝如水的发丝也黏在一起,污浊不堪。

随着小女孩的走动,其手腕上的手链时不时发出阵阵碰撞声,不过却显得很是低沉,似乎已经失去了生命。

小女孩抬头看了看阴霾的天空,摸了摸已经打起鼓的肚子,又饿了……

不过就在这时,一股肉香味却突然从不远处传来,令小女孩精神一震,好像一只发现了鱼的猫,两眼放光的四处观望,终确定方向,屁颠屁颠的追了过去……

跨过一个街道拐角,一堆熄灭的篝火顿时出现在眼前,在篝火之上,架着一只已经被烤的油光灿灿,外焦里嫩的狡兔。

饥肠辘辘的小女孩顿时眼放绿光双手抓去,不过就在要抓到烤兔的那一刻,小女孩却突然停下了动作,环顾四周,确定没有什么人的时候,小女孩这才拿起烤兔大嚼起来。

不过就在吃烤肉的那一瞬间,小女孩却突然看到一个身穿龙袍,周身金光涌动的高大身影,不过还不等小女孩看清,那身影便闪进了一条巷子。

小女孩双手捧着烤兔,一脸疑惑的走进了小巷,却发现了一个正在台阶上闭目养神的老者……

不用多说,那便是小女孩以后的师父了,由于灰发老者的出现,小女孩逐渐遗忘了那个一闪而逝的高大身影,直到今天……

“师父……原来……”蓝发女子从回忆中回转过来,久久不可言语。

“没错,影儿,为师便是传说中的玉皇,今日你修为已成,十世轮回结束,也该归位了。”玉皇法相威严,气吞山河,四方环宇似乎都已臣服!

“玉皇……”蓝影儿喃喃自语,看着玉皇双目,蓝影儿好似坠入一片时空,许许多多似曾相识的画面不断闪现,令蓝影儿心惊肉跳。

蓝影儿坐在树枝上一动不动,似乎进入了冥想状态,周身柔和蓝芒闪烁,光雾缭绕,隐隐间还有玄妙符印在晃动,那符文如龙,似龟,带着一股来自远古的宏大与沧桑,沉重的历史气息令玉皇也凝神。

看着蓝影儿身形逐渐化为一株蓝色花树,依附在大树之上,大树随即枯萎,继而被蓝色花树部包裹,周围花草树木纷纷失去生命力,精纯的命能速涌向了蓝色花树,原本草绿色的大地已极的速度化为黄褐色,并且速向四方蔓延。

“如此花仙,真身究竟来自于何方……”玉皇喃喃自语。

蓝色花树浮现咒纹,一个身穿墨蓝色纱衣,与蓝影儿几乎一模一样的倾城女子飘出,缓缓落在地面,冲玉皇微微做礼,道:“花仙蓝魅儿拜见玉皇。”

“罢了,普天之下,何来?你们原为双生花仙,怪哉,妙哉!”玉皇连连说着。

“玉皇何出此言?”蓝魅儿有些不解。

玉皇轻捋长须,金瞳打量片刻,终轻笑两声,却什么也没说明,只是看向了西方,道:“天选归位,世间乱象随之而起,西方的魔族之子崛起,此乃天数,不过其中有九尾做乱,小花仙,你可前往协助捉拿?影儿一事,我自由安排,紫皇不会责怪与你。”

蓝魅儿思考片刻,终点点头,化为一道蓝芒冲向西方阴暗苍穹……

“六丁六甲何在!”看着蓝魅儿消失,玉皇顿时低喝一声,数名金甲神将顿时现身,齐齐跪拜:“六丁六甲参见玉皇!”

“守护好这花仙。”玉皇看了看蓝影儿化为的花球,金光闪烁,游龙远去……

肥源星,皇已经和那二十八星将打成一片,由于有四大圣皇的力量禁锢着八方,所以皇根本路可退。

然而让皇击杀这二十八星宿,皇还真的有些不忍。

但是皇不想动手,却不代表二十八星将不动手,屠世之后,西河文明在绝望的授意下,与零号一起前往了宇宙,破除了封印,禁锢了战龙皇,而且将二十八星宿也作为了实验对象,成功控制,此刻的二十八星宿就好比零号一样,将西河文明与绝望作为了自己效忠的对象,冲昔日故人展开迅猛杀招!

在连连躲避二十八星宿数百计攻击后,皇几乎经历了一生当中纠结黑暗的时刻。

“亦寒,动手吧,他们现在已经死了,他们的神魂早已经被禁锢在了高世界的死域界,将他们送入阴冥吧,终有一天,绝望会遭到来自阴冥的惩罚的。”就在皇心中难以抉择之际,一阵沉声却突然响起。

皇心头一跳,抬头看去,只见在遥远天边的滚滚阴云中,有一个血发飘飘的高大身影,一阵阴风荡过,那身形顿时消散于形。

“爹……”凭借着气息,皇可以肯定那是天的身影,再加上如此浓郁的血气,肯定是自己老爹血魂天了!

不过还不等皇有所反应,一道黑影便突然从决策大厦后方冲天而起,向着叶飘零的所在迅猛攻去。

那是绝望的意念体!

得到叶飘零的指点,皇似乎也看明白了许多,怒啸一声杀招顿起:“罗浮九门!”

皇身影暴退,与此同时双手速结印,一时间苍天呼啸,大地翻滚,随着几乎要撕裂环宇的能量波动,一座浩然古城突然从云层中降临,足足有数十公里!

恢宏!古老!沉重!古城之上战旗猎猎,虽然有些地方已经破碎,但是仍然法影响古城给人的那种强大威压!这是来自历史的愤怒!

随着古城现身,大地顿时开始龟裂,随着一声轰响,古城之上沙石崩裂,一座古塔显露真身,与此同时出现的还有一座宏大石台,周围古老异兽石像形态各样,似乎有古老文字在扭动,散发出一股勾魂夺魄的震慑感!

决策大厦内,看着被皇召唤而来的巨大古城,所有人都惊讶的魂飞魄散,议论纷纷,生怕那古城当空压下毁灭一切!

“这……那……这个人竟然召唤出了的古城,好强的岁月感……”一个士兵目瞪口呆。

“不,不是召唤,是接引,那古城是被皇接引而来的……”鸣神佐龙似乎失了魂一般,不知为何,看到那古城,鸣神佐龙心中升起了一种强烈的不安,他似乎在曾经的某个岁月见到过这座古城!

皇双目凛冽,双手突然探出迎空拍下,沉喝:“九门,镇封!”

刷刷刷!

古城之上光芒大盛,一座宝殿荡飞周围尘埃,露出沉重的色彩,那宝殿光芒好似金属般凝实,犹如山岭横断天空,将所有的一切都荡为了齑粉,天地屏障瞬间便被撕的粉碎!

九座高大石门从光芒中接连坠下,狠狠的扎进了大地,犹如古佛站莲,巍峨不动!

九座石门之上雕刻着各种传说中的异兽,以及那古老的文字,形似荒纹,但细细看去并不是荒文。

为离奇的是,九座石门还雕刻有大量的古老画卷,如百鬼赴宴,龙马河图,先民拜天,六道轮回等等,正是叶亦寒曾经那古老画轴中所画的一切。

随着九门出现的,还有五道巨大符咒,符咒飘扬在古城之上,好似五面旗帜,恢宏大气!

“这是什么……”鸣神佐龙心中虽然熟悉,但是却完想不起。

“是先天五太的凝聚体,先天五太,太易,太初,太始,太素与太极,传说这是极创造万物,其中过渡的五个阶段,代表了万物的起点,有传说称,五太之中,可能还隐藏着万物的终点,真身寻找的五太核心,竟然在皇的手中。”不知何时起,松田茧沽出现在了鸣神佐龙身后。

而其他人一见传说中的人物出现,早已经吓得匍匐在地,不敢抬头。

松田茧沽也没在意,让众人起身,前往禁地避难。

“佐龙君,今日西河文明,恐难逃此劫,身为西河文明,我们应当战死沙场,此举为你我之荣幸!”松田茧沽看向了鸣神佐龙,在鸣神佐龙淡然的目光中,松田茧沽竟逐渐化为了一个强壮青年,好似穿越了时空,回到了壮年一般。

鸣神佐龙没有言语,身散发出微微光芒,诡异符文显化在眉心,他正在唤醒绝望赐予的力量。

看到鸣神佐龙如此,松田茧沽不由满意点头,手中握出硕大黑色四叶刀,刀身之上符文扭动,如同诡异妖蛇。

“佐龙君,我们上吧!”松田茧沽看着远方皇已经结印完毕,顿时沉喝一声,化为一道乌芒冲出决策大厦,向着皇的所在迅猛杀去!

九门沉重巍峨,带着浓重的岁月气息,虽说表面已经斑驳不堪,但是其力量,却依然震慑八方!

被九门团团围住,二十八星宿不由围成一团,这九座石门太过诡异,为古城一部分,又得到来自于五太原始的力量,这是超越神祗的力量!

被九门孤立起来的地域开始发生变化,逐渐成为一片混沌,令二十八星宿感到不安的是,大世界气息,竟然完发生了变化!

能有这种变化的,只能说明一个原因,那就是他们此刻已经离开了肥源星,确切的说是已经离开了原有的历史轨迹!

松田茧沽和鸣神佐龙来到皇之前的地方时,却发现这片地方除了那九座归于沉寂的石门,别他物!

“消失了?”鸣神佐龙皱眉。

“不愧为皇,神通广大震古烁今,竟然真的拥有可以遁出历史轨迹的力量,当真可怕!”松田茧沽语气低沉,看得出来,对战皇,他抱的就是战死心态!

浩瀚星空,边际,如地狱般阴冷,似幽冥般死寂,这是一片拒止生命进入的地方,就连光线也很是虚弱。

而今日,一道宛弱狂风般劲厉的血光却打破了这片古老星空的沉寂,一闪而过,停留在了星空深处,因为在其面前,一道闪烁死光的黑幕拦住了他的去路。

“血魂天!留下吧!”一声冷笑自身后传来,血魂天扭头,虽然在秘法之下看不清其面容,但是那两道锐利的目光却好似深渊天雷,气势如山似岳恒古不灭,强势覆盖向身后的黑色魔影!

“哼!遇见本神还不束手就擒!即便你是天,那又如何!”绝望魔影冷笑,高大身躯魔炎万丈,似乎将这片星空也为之镇压了一般!

血魂天没有言语,而是以强大神念迅速扫视了方圆数十星系,一时间数十万光年的区域都处于血魂天的神念之下,此等力量,令人心惊!

重庆五洲医院医生
哈尔滨市第四医院
白癜风专科医院武汉哪家好
甘肃男科治疗方法
内蒙古哪个医院去治白癜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