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都选后南台湾或更绿

2019-09-14 13:06:53 来源: 防城港信息港

“五都”选后 南台湾或更绿

台海11月12日讯 本报特约撰述人、台湾淡江大学大陆研究所教授潘锡堂今日在本报撰文表示:“五都”选后 南台湾或更绿 对于国民党而言,南台湾似乎成为一个“水泼不进针扎不进”的“独立王国”。以今日正式开打的“五都”选举为例,不论在大台南还是大高雄,民进党的候选人几乎可以“躺着选”。“北蓝南绿”,似乎成为不少人对台湾政治生态的一种刻板印象。

事实上,在1990年代中期以前,南台湾很多县市却是国民党的“票仓”。南台湾“山河变色”,进而成为绿营“铁板一块”,其中有着复杂的原因。而“五都”选后,民进党若如愿拿下大高雄、大台南,加上地方制度随之改变,国民党不得不面临一个残酷的现实:“南台湾将离我们越来越远!”

昔日蓝莹莹,现在绿油油

“五都”选举即将投票,国民党在大台南推出的郭添财,遇到赖清德这个“外乡人”,在民意支持度上居然输得一塌糊涂。在大高雄,虽然民进党闹分裂,杨秋兴出来搅局,陈菊的选情依然巍然不动,多次民调显示,其支持度超过黄昭顺、杨秋兴之和。放眼整个南台湾,从去年县市长选举,到几次 “立委”补选,民进党在这一带大多占有优势,得票数大幅。目前,除了嘉义市由国民党控制外,云林县、嘉义县、台南县市、高雄县市、屏东县都属泛绿阵营的“势力范围”。

“如果认为台湾一向是‘北蓝南绿’,就很不准确了”,台湾时事评论员黄创夏告诉导报,在1990年代中期前,很多南部县市的首长位子已被国民党人把持了几十年。以绿营心目中的 “民主圣地”高雄市来说,直到1998年才由谢长廷帮民进党夺得。阿扁的故乡——— 台南县,在1993年12月之前的四十余年,当地父母官是清一色的国民党党员。也是在1993年12月,台南市正式“山河变色”。1997年12月,屏东县长一职由现在的民进党大台中市长候选人苏嘉全夺得。至于嘉义县和云林县,分别在2001年和2005年才由 “蓝天”变为“绿地”。只有高雄县不属于国民党久矣,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该县就一直由民进党控制着。不同待遇:北“嫡”南“庶”?

南台湾 “山河变色”,在1990年代中期后愈演愈烈。“在此时间点出现这种趋势,并非巧合”,在黄创夏看来,1949年以后,南台湾的经济有了长足的发展,但与北部相比,还是相对落后,当局在公共建设的投入方面更逊于北部。不过,多年以来,台湾的南北矛盾并不突出。 到了1990年代,台湾全面进入选举社会,媒体力量也大肆扩张。“以前媒体的话语权集中在北部,民众只能听到一些主流的声音,而媒体开放后,情况就不同了”,黄创夏介绍说,民进党利用亲绿媒体和地下电台大肆渲染南北差距,激发南部群众对国民党的仇恨。“现在仍有不少南部人认为,外省人多的北台湾是国民党的‘嫡子’,本省人(闽南族群)多的南台湾只是‘庶子’。”而陈水扁执政的八年,确实将相对多的资源投到南部,这也收买了一些人心。

丁仁方是台湾成功大学政治学系主任,他曾在香港中评社发文分析南台湾的特征,得出的结论是,南台湾和中台湾,不论从经济发展程度,还是族群结构方面,都非常类似。但中台湾蓝南台湾却绿,个中原因有那些呢?丁仁方在接受导报采访时认为,这与国民党过去在当地的经营状况有密切关系,蓝营在中台湾的派系组织比较严密,而南台湾相对松散,加之现在国民党能给派系的利益变少了,他们早已“离心离德”。

蓝军基层实力不弱,却无市长人选

除了政党因素外,两大党在南台湾的人才布局,也对这里的政治生态造成重要影响。民进党秉着“地方包围中央”的原则,一步步发展壮大,因此它对百里侯选举一向比较重视,常推人才出马。近二十年来,民进党在南台湾出现了许多治理“能人”,陈唐山、谢长廷、余政宪、许添财、陈菊,以及不久前脱离民进党的杨秋兴,在南台湾任职期间,都创下了较高的施政满意度。相比,国民党在这里就“寒酸”多了,甚至选前很多地方找不到合适的人选。丁仁方教授告诉导报,国民党在南部的基层实力并不弱,直到现在,县市议员、乡镇长、乡镇代表、村里长的职位,国民党仍占70%以上。

一方面基层实力不弱,一方面县市长、“立委”层面的选举,国民党推不出人选。之所以出现这种吊诡现象,黄创夏认为,这与两党的政治文化有一定关系,“像苏嘉全这样曾在‘中央’当过官的人,这次能放下身段到地方参选,换在国民党很难想象”。黄创夏指出,国民党人士大多认为在地方、尤其在南部当官是没有前途的,所以国民党在南部培养的青年才俊,大多会北上发展,很少能扎根南台。而在南部的国民党基层官员,很多是派系人物,对党并无向心力。

疏于培养,蓝军在南部或要“断根”

青年选票是未来,蓝绿阵营都极力争取。丁仁方观察,国民党是百年老店,规矩杂,条条框框多;相比,民进党机动性高,对讯息敏感性强,经常能抓住一些年轻人感兴趣的议题。丁仁方指出,按照南部青年的性格,他们很容易就成为民进党的支持者,国民党在争取南部青年方面明显处于劣势。而据一些台湾媒体透露,国民党在南台湾由于疏于培养,三四十岁的青壮世代已严重断层,蓝军在南部近乎要“断根”。

“五都”选举即将投票,“南二都”市长的宝座极可能仍被民进党夺得。新市长上任后,当地的地方制度将有重大变革:乡镇市(原县辖市)将改为区,区长变为官派。在黄创夏看来,此举或将让“南二都”更加绿化,没了基层选举,国民党在该地的地方派系也就没了生存空间,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很多派系人物可能会效仿当初陈明文那样投靠民进党。“这里的绿地会更绿,未来一段时间,国民党想染指 ‘南二都’更是难上加难。”黄创夏如是说。导报 薛洋


微信抽奖小程序平台
哪些线上教育类微商城
微信上怎么卖衣服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