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多利亚的秘密 第576章 托妻献子

2019-09-16 15:39:35 来源: 防城港信息港

维多利亚的秘密 第576章 托妻献子

“大哥!大哥!你怎么了大哥?”窜上电线杆子侥幸捡回一命的四弟来到自家大哥的身边,悲催而无助地喊话。他的大哥自然就是那个自称快要死了的家伙。

奄奄一息的大哥看到自己还有一个xiǎo弟过来救命,终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把“送我去三甲医院”那番説辞又强调了一遍。

xiǎo弟都快哭了,但还是忍不住问一声:“为什么你总是强调要去三甲医院?”

大哥奄奄一息但谆谆善诱地道:“因为……我一亲戚就是承包医院科室的,咳咳……不,不靠谱,除了三甲医院,都不靠谱!还……还有,千万不要去那些名字带有‘武警’‘部队’字眼的,因……因为,它们全都是……

是不受当地政府的监管,所……所以,更……更过分,咳咳,你听明白了吗?”

多好的大哥啊,临死之前还这么详尽的教育着自己的xiǎo弟。四弟非常地感动,説:“大哥,你还有什么话要説?”他看到大哥的嘴巴汩汩地流血,似乎不行了,送三甲医院恐怕也来不及了。

“我的膝盖!啊啊……”那边的二哥也在叫唤。四兄弟中没有出事的四弟不耐烦地朝二哥嚷道:“你等会儿,大哥快死了!”

回过头来,四弟悲怆地説:“大哥,你要挺住啊,你要是死了,那么年轻漂亮的大嫂可怎么办?哦……对了大哥,你需要托孤吗?”

大哥一怔:“什么托孤?”

四弟:“就是……托妻献子啊,好吧,不要讲这么文言,就是説,要不要我帮你照顾好大嫂?”

大哥总算听明白了,他仿佛看到自己英年早逝之后自己那个年轻漂亮不守妇道的老婆很快就找到了接盘侠,然后跟接盘侠在一起,那个极为可恶的接盘侠用他的钱,玩他的女人,打他的娃,想到这里,大哥又是“扑哧”一声,再次吐出一口鲜血,睁着眼睛死不瞑目地过去了。

四弟这个时候终于哭了出来,哭的那叫一个感天动地,还嚷嚷着:“大哥,你放心地去吧,我……我一定听你的话,好好照顾嫂子的!”

二哥捂着膝盖,又哀嚎了几声,忍不住插一句:“喂,大哥好像没有让你照顾大嫂!”

“你説什么!”四弟提高了音量,朝自己的二哥吼道,一副为了大嫂要把二哥插两刀的表情。

好汉不吃眼前亏,二哥自己的膝盖受了伤,这个时候不宜跟人发生冲突,不由得在气势上矮了三分,説:“没……没什么,大哥既然已经死了,那你就先救救我和三哥吧,哎哟,哎哟,疼死你大爷我了!”

四弟还不依不饶:“二哥,亏我们大哥平时待你那么好,你居然説不照顾大嫂,你……你的良心呢?”

二哥:“呃……我可没这么説,我只是……”

四弟还依旧不放过他,愤怒地道:“我和三哥都听到了!三哥,你説是不是?刚刚明明听到二哥説‘大哥可没让你照顾大嫂!’他是不是这么説来着?”

三哥这个时候哪里敢得罪他,只好説:“是是,哎哟……快,送我去医院吧,大哥死了,我们不去医院也会死的啊!”

三哥被谷歌xiǎo车撞了一下腰子,感觉即使是大哥临终托妻献子的独断专行权给他,他也没有办法再“好好照顾嫂子”了,想到这里,他就特别地沮丧。

二哥被四弟冤枉了,但是这个时候又无法跟四弟抬杠,只好顾左右而言其他,企图转移四弟的视线,説:“好吧,我説错话了……啊,四弟,大哥看得起你了,现在大哥被人撞死了,你一定要替大哥报仇!”

説毕,他那眼神狠狠地盯着周俊那边,示意四弟,不共戴天的仇家就在那里,撞死我们大哥不算,还在那里面带微笑地跟萌妹子谈笑风生,还有天理吗?

周俊其实是在很奇怪,问那妹子:“他们散开了,为什么你还不走?”

妹子:“我……不知道,好像车子坏了,可能是因为被那几个家伙喷了油漆,车子的传感器坏了。”哟,妹子还能从嘴里説出“传感器”这三个神秘的字,可见敢于尝鲜的妹子也是有那么一diǎn科技术语积累的。

周俊对无人驾驶汽车也不是很懂,瞅了瞅被四大金刚涂抹得不像话的谷歌xiǎo车,谷歌xiǎo车应该是被这几个家伙“吓着了”吧,周俊就对萌妹子説:“那好吧,你要去哪儿,我先送你去,uber自然会派人来处理的。”

确实如此,自从被人拦截之后,uber那边立即就受到了情报,只是奇怪,为什么uber公司还不派人来,至少也打个啊。

妹子感觉重要的事情就是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所以对周俊的提议不能同意更多,赶紧钻进了他的那辆谷歌xiǎo车。

周俊很绅士的给妹子打开车门,不急不慢,原本一个钓丝青年被改造之后脱胎换骨,做事从容自若,魅力值大增,那妹子感觉自己找到了一颗参天大树来依靠,这正是雌性个体很欣赏的能给人安全感的男人。

妹子刚刚钻进车子,看到那边的四大金刚的四弟杀将过来,不由得惊叫:“xiǎo心!”

“纳命来!”四弟喊着威武的口号,以为对方只是开车的水平深不可测,绝想不到周俊在行的事情却是让别人纳命来。

四弟的“来”字话音刚落,周俊轻巧一闪,避开了四弟的致命一击,还敏捷地扭住了四弟的胳膊,将他的脸面“砰”地一声压在了xiǎo车的玻璃窗上,把车子里的妹子吓了一跳。

被周俊轻轻压在玻璃窗上的四弟的感觉却绝不是“轻轻”,他感觉一股巨大不可抗拒的力量,像一个液压打桩机似地砸在他的脑袋上。

而四弟的脸和嘴都已经被“液压打桩机”给压得变形,好似那在干涸的泥沼里挣扎的快死的鲤鱼,拼命地张开大嘴呼吸。

死鱼太恶心了!妹子赶紧转过头去不敢看。

周俊还斯文地道:“喂,跟你説了是自动驾驶系统出错了,能怪我吗?快送你的哥们儿们去三甲医院是王道,再跟我啰嗦,你自己也要进特护病房,听懂没有?”

四弟发出了一股狠劲儿,伸出爪子要挠人,周俊一怒,把四弟举起来让四弟从两米的高处横着做标准的自由落体运动,a唧一声,狠狠地摔在水泥路面上。

“四弟!”他的二哥和三哥同时惊悚地叫了一声,感到对方的战斗力实在不可思议,别説他们有伤在身,就算是活蹦乱跳的时候恐怕也不是对方的对手,所以只能远远地用能杀人的眼神看着周俊。

自由落体运动结束之后,四弟闷哼一声,生死未明之际,周俊还一脚踩在他的脸上,用脏兮兮的鞋底在爱干净的四弟的脸上顺时针、逆时针摩擦摩擦一下,还扬言:“你知道我这身安普里奥·阿玛尼多少钱吗?不知道你就敢乱挠?哼,无知的虫子!”

到此时,那妹子对周俊的崇拜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又温柔,又能除暴安良,还那么地有钱,安普里奥是啥妹子不知道,可是“阿玛尼”的大名谁不知道呢?

周俊意犹未尽,继续对着四弟唾骂:“你以为我是在乎做衣服这diǎn钱吗?错!我是怕去买衣服浪费时间!阿玛尼的服装顾问很罗嗦的你造吗?”

“啊!”四弟惨叫一声,原来,周俊余怒未消,用手边的喷漆罐对着四弟一阵狂喷,四弟的脸都被喷上了红色的漆

,看上去像满脸是血。

这样,周俊才稍稍平复了一下愤怒的情绪,説:“好了,懒得跟你们几个废物啰嗦,浪费我的时间,我还要赶时间,原本答应给你们的十万块钱就算了,免得资敌。就这样吧,你大爷我先走了,以后官司慢慢打。”

周俊扭了扭脖子,打开谷歌xiǎo车的车门,换了一副表情,又斯文起来:“哦,不好意思啊,失态了,这帮xiǎo混混太可恶,不教训一下他们不长记性。”

谷歌xiǎo车慢悠悠地离开了,整个过程,没有一个市民敢过来管一管。

兴奋的妹子顾不得矜持,主动地自我介绍:“今天幸亏遇到你,要不然……还不知道那几个流氓会做出什么来。哦,我叫松琴轩,广州政治大学刚刚毕业,正在找工作,你呢?”

不仅如此,她还主动伸出纤纤玉手要跟周俊握个手。

周俊先跟她xiǎoxiǎo地握了一个手,再道:“你好。其实也不算什么,我就是有一膀子力气,碰上了就教训教训这些流氓,不客气。”

松琴轩:“我可不可以捏一捏你的手臂?我要看看你到底有多么的强壮!一下子就把那流氓给收拾的死死地!”

周俊:“呃……表面上捏不出来的,我这是……内力,嘿嘿。”

松琴轩不管他,已经上手了,捏了几下周俊的胳膊,给个妩媚的白眼,説:“真的捏不出来耶,太神奇了。”

周俊:“你也要去海珠广场啊,怎么这么巧?我也是去那里。”

松琴轩高兴地道:“哦,我是去看孙先生演讲,难道你也是?”i580

小孩不爱吃饭如何调理
宝宝腹泻如何治疗
小孩子不消化怎么办
孩子积食发烧怎么办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