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苍穹第三百四十二章天国战铠

2020-01-26 12:42:06 来源: 防城港信息港

绝世苍穹 第三百四十二章 天国战铠

第三百四十二章

天国战铠

洪水翻滚,水浪滔天。彩虹,一路有你!()

无边无际的洪水遮蔽天日,汹涌碾压,隆隆有音。

洪水所过之处,立时间那原本就空无一物的空间,冲出一道道更深的沟壑,卷起无尽的沙石,声势惊人。

孟浪面色大变,根本来不及吸收丹药之力,立刻虔诚的吟唱道:“行走在虚空的木元素之灵,听从我的吩咐,我説要木,就有木!”

旋即,棒棒往前一指,一个青色的圆球形成,随着一声屁响,青色弥漫开去,化成汹涌的爆炸之力,阻挡住铺天盖地的水浪。

“可恶,此人竟然掌控两种魔法,且,这第二种魔法比种强大不少。”孟浪恨恨地骂道。

殊不知,一个中级魔法师,必须掌控两种魔法,像孟浪这种只掌握一种魔法的中级魔法师,不説绝无仅有,也是十分罕见。

“木之牢笼!”

孟浪不顾一切的催动魔法精神力,发出五六个木之牢笼,才算堪堪将那滔天的巨浪给挡住。

“挡住了!”斯加提尔大感意外,“他竟然还是施展一种低级魔法,将我的魔法给挡住了,不过,像他这样的催发,魔法精神力消耗更甚,且,中途必定再吟唱总纲,沟通虚无世界的魔法世界,要是那样就是我的机会了!”

斯加提尔虽然惊讶,但是,他知道自己赢定了。不过,在他心里还是有一diǎn不解,作为中级魔法师的孟浪,按理説应该有威力更强的魔法,也就是中级魔法师掌控的第二种魔法,他可不认为孟浪就只掌控了一种魔法,就成了中级魔法师。

也还有另外一种解释,那就是魔法,另一种魔法,比木之牢笼威力更差,‘不论怎样,斯加提尔好像都赢定了。

果然,孟浪在连续施展七八个木之牢笼后,魔法精神力微微一断。

这令孟浪不得不得再次吟唱总纲,来联系虚无世界的魔法世界。

“行走在虚空的木元素之灵,听从我的吩咐,我説要木,就有木!”

听见孟浪的吟唱,斯加提尔嘴角不自觉的微微翘起,翘起一个好看的幅度,那是十分的不屑与自信。

“那你就给我死吧!”

斯加提尔手中的蛇头魔法杖,往前一引,汹涌的水浪冲破木之牢笼,立刻间,汹涌的水蓝就如绝堤的河水,疯狂而至,湮灭一切。

“木之牢笼!”

无边地水浪,离孟浪也不过几丈的距离,一个青色的球团出现,在他出现的刹那,一声惊人的屁声响起,将部分水浪给阻挡住,不过,还有大部分的水浪通过,冲向孟浪。

噗~噗~

连续五六次的屁响,在水浪离孟浪还有几尺的距离,终于木之牢笼将大部分的水浪挡住了。

然而,还有少量的水浪冲了过来,一下下的击打在孟浪的身躯上,顿时,孟浪的衣袍就如万国旗一般挂在他身上,且,水浪每一次撞击,就在他身上留下一道伤痕,就如鞭子抽到过的一般。

且,他的吟唱再次被迫中断。而,他本人也在水浪的冲击下,翻飞出去。

“孟浪,你要是投降,束手就缚,我可以不杀你,将你带到老祖的身边,由他发落!”斯加提尔讥笑道。

占据上风,自然有资格嘲笑和讥讽。

“行走在虚空的木元素之灵,听从我的吩咐,我説要木,就有木!”

孟浪一足踏在大地上,生生地止步,不再理睬少量的水浪抽打自己,哪怕那种抽打令他痛苦不堪。

棒棒一挥,木之牢笼涌出,落在那些已然攻破先前木之牢笼的水浪前,算是堪堪挡住汹涌的水浪。

在七八个木之牢笼过后,大部分水浪被阻挡,一些水浪还是经由木之牢笼的缝隙冲击着孟浪。

这次流出的水浪,令孟浪的伤势更重,甚至,开始吐血。

吟唱再次被打断,要是长此下去,孟浪就会被大海无量的魔法给耗死。

“啊!”

孟浪双足狠狠地踏进大地中,令大地漫过他的xiǎo腿肚,在付出几口鲜血的代价后,孟浪终于在大地中站稳脚跟。

“吼~”

孟浪发出一声怒吼,手中的棒棒随之消失,随之出现的是一张巨弓,震天弓。

轰隆~

水流越来越多,越来越恐怖,每一次击打都令孟浪苦不堪言,甚至,有支持不下去的趋势。

“天殇台!’

随着孟浪一声吼,一块比拳头略大的凹凸不平丑陋石头出现在掌心中,这石头一出现,立刻有一种远古的威能浮现,竟然将自主而来的水浪分开一道裂缝。

孟浪站在巨浪中,一把将天殇台放在震天弓中,立刻间,天殇台就化成一只几米长的土色长箭。

“开!”

孟浪用舌头dǐng住上颚,嘴角渗出丝丝鲜血,面目狰狞,看起来就如一尊魔神。

在这一声怒吼之后,土行箭离弦而出,将无尽的水浪分开,远远开去,就如一只巨鲸在大海中飞行。

一股令人惊悸的威能从土行箭中发出,令斯加提尔不由横身一震,全身不自在,就在他感觉巨大危险准备后退时,土行箭竟然已经到了他的眼前。

斯加提尔面如土色,他才知道自己错了,一个魔法师,应该在任何情况下与敌人保持有效的距离。

这才是魔法师的王道。

斯加提尔以为自己已经将孟浪吃得死死的,是以,不断地压缩距离,令他与孟浪之间的距离,不过十丈。

斯加提尔面色惨白,知道自己来不及退后了,不由一声怒吼。“天国战铠,出来吧!”

嗤嗤~

一具黑色的铠甲浮现在斯加提尔的身躯上,将他的身躯完全能覆盖,就连头颅也密不透风地给包裹着,只有两个眼孔还裸露在外。

在这黑色铠甲的前胸,是一块拳头大xiǎo的晶体,在晶体之内,隐隐可以看到一座巨大的城池,那城池散发出令人难以抗拒的威能,在铠甲的背后,也有一块晶体,这块晶体中隐隐有一个长着翅膀的鸟人,那鸟人也是威能惊人。

土行箭一下射在斯加提尔胸前的晶体上,那晶体立刻爆发出一道晶光,那晶光中隐隐有一座巨城,土行箭彷如射在巨城之上一般。

“哈啊”斯加提尔感觉自己的天国战铠挡住了惊人的一箭,不由笑出声来。

然而,还没有等斯加提尔高兴起来,那巨城的投影,竟然开始了皲裂,城墙垮塌,建筑成片的倒塌,很快,巨城就化成了废墟。

斯加提尔眼睁睁地看着土行箭射穿自己的铠甲,并穿过自己的胸膛,就要将自己射穿。

“呜啊,”斯加提尔感觉到自己胸骨在断裂,鲜血在喷涌,”你不能杀我,我是天国的人!”

孟浪丢开震天弓,拿出一捧丹药,丢进自己的口中,随即,一拳轰出,击打在无尽的水浪上,立刻间,水浪被打穿出一道通道。

“天国,什么东西!”

孟浪喷出一口鲜血,想来这一拳他也是全力以赴,强弩之末。孟浪顾不得自己喷血,生生地将自己从大地中拔出来,一步步地踏向斯加提尔。

斯加提尔后悔的要死,的确他好像就要死了。

自己不应该如此轻狂,一个名传太虚幻境的天才,怎么可能没有一diǎn压箱底的手段。

他原以为用震天弓射出棒棒似的木行箭,就是孟浪的强手段,却没有想到,孟浪真正强手段是天殇台所化的土行箭,

天殇台所化的土行箭,才是孟浪的保命手段。

天国战铠背后的那块晶体,在土行箭穿过前胸时,爆发出一团晶光,那晶光中,一个鸟人浮现,那鸟人浮现后,就将一双翅膀煽动,立时间,一股怪异的力量冲向天殇台所化的土行箭,竟然将土行箭阻挡了,且,土行箭隐隐有倒退的趋势。

好诡异的战铠,好强大的战铠。

一副战铠竟然有扭转战局的能力,真是诡异到强大。

孟浪就是感觉到木行箭有所阻滞,才不顾一切的将自己从大地之中拔出来,冲向斯加提尔。

此时,斯加提尔也察觉到土行箭与天国战铠的搏斗,这令他不由心中再次升起一丝希望,生的希望。

斯加提尔顾不得自己的胸骨断裂,甚至,心脏毁坏,强提全身的仙力,去阻止土行箭,给那鸟人一些补充。

顿时,土行箭开始了缓慢的后退,竟然真的有倒退回来的意思。

这样的情况,孟浪以前在施展天殇台所化土行箭时,是从来没有遇见过的。

以前每一次施展天殇台所化土行箭,都是一击必杀。

土行箭,无往不利。

然而,这一次,天殇台所化的土行箭,竟然有失败的可能。

这不是天殇台所化的土行箭不行了,而是孟浪在射出天殇台时,体内的仙力已经不足以支撑他满负荷的射击一次,在加上斯加提尔竟然有如此诡异强大的天国战铠。

竟然可以与天殇台所化的土行箭抗衡,哪怕,孟浪发射时就有不足,也足见天国战铠的威能。

孟浪面色狰狞,顾不得自己的伤势,眼眸一眨,一道戾色闪过,竟然一拳轰出,轰在化成木行箭的天殇台的后面。

“咚!”

汝州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沈阳市大东区人民医院
杭州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好
乌鲁木齐公立癫痫病医院
上海市癫痫病医院在哪
本文标签: